武汉天堂思源殡葬礼仪有限公司提供查询最全面,最专业的武汉公墓信息,市民可以根据自己的条件选择公墓,购买到满意合适的公墓,请与我公司电话联系,均可以免费上门接送参观, 买不买都会送您回家。如自驾车参观选墓,必须提前与公墓办公室电话联系,以便公墓安排车辆在高速路下道口为您引导服务,而且购墓后可以报销汽油费......
 
 
抢婴大战究竟揭示了什么?
日期:2014年07月28日  文章点击数:

近日,一场悲剧在福建莆田市笏石医院上演,一6个月大男婴因拉肚子而在医院“意外”死亡,家属在医院讨说法时,不料被数十名“身穿迷彩、头戴钢盔”的人殴打,并抢走死婴。

事后,莆田市警方向三湘华声全媒体记者透露,穿迷彩服的人并非是当地警方,“是医院组织的,都是医院的保安及护士”。

网友观点1:

医院这次是有错误的。家属也有错误,为什么打主治医师。
问题是,婴儿死于什么,是药物过敏?还是婴儿本身是患有什么急性疾病?这个新闻又没讲出来,只是放在这里吸引大家的眼球。
你在医院治病,如果病情变化,不是在打点滴的时候,或是在打点滴以前,就是在打点滴以后,反正是在医院里出的事,所以就是医院、医生的责任。
哥哥们,其实你们总说医院、医师不好,行呀。你们可以不要来医院治疗,有什么病自己治呀。没关系,又不求你们来。
还总说医师开药拿回扣什么,医师开药,这些药是用在谁身上,是用你们身上,没药我拿什么治病。你说药怎么这么贵,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药厂,我又不是销售商,价钱又不是我定的,我只知道哪种药用起来效果相对好一些,副作用少一些。
妈妈的,我下班我还要想到我的病人好一些了不,有什么情况不,还要天天下班后打电话到科室里问自己管的病人好些不,睡觉都睡不好,如果不是本身学了这个,爱这个职业,谁管你。
天天看新闻总说医师不好,医院不好。非典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说。

网友观点2:

现在医患关系已经紧张到,有一部份患者或患者家属几乎像是把医生当作自己的仇人,只要有任何一点与自己想像的不符,一旦出了事就立马上演一通打砸抢,其实现在病人固然是不好当,但医生也一样难为啊……
尤其是有些媒体还喜欢大肆渲染这些事情,大有不出人命不罢休之势,以致医患关系只会日趋紧张……这样的局面其实对医患双方来说,只会是双输……

网友观点3:

我倒也不是说每个医生都是好人,但是我更相信好人还是要更多一些的,这也是从我平时所接触和了解到的情况来说的……所谓“一样米养百样人”,不管哪行哪业肯定都是有好人也有坏人的,任何事情都没有绝对……所以其实我的意思是,不要一出事就往死里骂医生,毕竟病人不相信医生的话,对自己的病情没有一点帮助;如果医生都被吓得不敢看病了,那对病人同样一点好处都没有……一般来说,大家都觉得病人是弱者,但如果医生确实是没有过错反而遭到了病人或其家属的一些不理性的对待时,那到底谁是弱者,在这一点上还有待商榷……其实医生这个职业是很脆弱的,如果一旦发生了医疗纠纷,并且闹到世人皆知了,哪怕最后证明了医生是没有过失的,也有可能以后都不怎么有人找那个医生看病了……

相关新闻:

近日,一场悲剧在福建莆田市笏石医院上演,一6个月大男婴因拉肚子而在医院“意外”死亡,家属在医院讨说法时,不料被数十名“身穿迷彩、头戴钢盔”的人殴打,并抢走死婴。

事后,莆田市警方向三湘华声全媒体记者透露,穿迷彩服的人并非是当地警方,“是医院组织的,都是医院的保安及护士”。

质疑:医院用药疏忽致婴儿死亡?

1月18日,一则名为《血泪求助社会力量严惩黑医院》帖子在华声等论坛传播。

帖文描述,2011年1月8日早,福建省莆田市笏石医院医生因用药疏忽,而导致6个月男婴身亡,事发后,院方掩盖事实真相,组织了一群身着迷彩服的人将死婴抢走,“扔”进汽车的后备箱。

1月26号上午,三湘华声全媒体记者辗转联系上发帖人,她叫曾红(化名),是死婴的姑姑。男婴的父亲是她亲哥哥,叫曾金海,是福建省莆田市秀屿区山亭乡西前村人,男婴才6个月大。

“我的侄儿死的好冤啊,肯定是医院用药错误才导致的。”曾红告诉三湘华声全媒体记者,1月8号早上8点,男婴出现拉稀情况,曾金海将他马上送往福建省莆田市笏石医院救治,男婴输第二瓶点滴不到10分钟,男婴的身体开始出现异常,全身变紫,呼吸困难。

随后,该医院医生胡银喜对男婴进行抢救,上午10点左右,男婴因抢救无效死亡。

升级:上演“抢婴”大战

一场突如其来的死讯,给男婴的家庭带来巨大的打击,悲愤之情油然而生。

1月8日下午,曾金海对医院宣布“自身死亡”的原因表示强烈不满,在医院大门口堵住医生胡银喜不让离开,讨要说法,并对其进行殴打。

“死讯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大家的情绪比较激动。”曾红介绍,事发时,秀屿区卫生局副局长林常康曾前来调解,然而并未给一个说法,“我们要求院方对此事负责,公布孩子真正死因”。

矛盾再次升级,抢婴“大战”接踵上演。1月11日下午,医院组织100多名身着蓝色制服的人,将男婴的尸体抢走,“我们眼睁睁看着婴儿的尸体被扔进汽车的后备箱。”曾红说。

1月17日早上,家属再次医院讨说法,并在医院大门口打着“还我儿命,给我公道”的横幅,遭到一群身着迷彩服、头戴钢盔、手持钢管的人殴打,导致几位家属重伤。

曾红透露,刚开始还以为是警方。“然而,这些人中,有些面孔很熟悉,像医院里的工作人员。”

三湘华声全媒体记者在曾红上传的网络图片中看到,当时,场面十分混乱,一群头戴绿色帽子,身穿迷彩服,手拿自来水管的人对家属进行殴打,行头像是“警察”。

家人:孩子都没叫我一声爸爸就走了

1月26号下午,三湘华声全媒体记者联系上男婴的父亲曾金海,他的声音带很倦意,喉咙沙哑。得知三湘华声全媒体记者的来意,他沉默很久后用颤抖地声音告诉三湘华声全媒体记者:“现在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我很累,没有力气了。”

“孩子都没有叫我一声爸爸就走了。”曾金海说,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是没有找到男婴的尸体。

警方:穿迷彩服的人是医院保安及护士

随后,三湘华声全媒体记者联系上福建省莆田市笏石派出所,负责笔录的谢干警告诉三湘华声全媒体记者:“这群身穿迷彩服的人是医院组织的,是医院的保安及护士,不是警方出动的警察。”

谢干警透露,目前案件正在处理中,不方便透露太多为由,匆匆挂断电话。

医院:医生被死婴家属打了

据笏石医院小儿科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医护人员透露,目前,死婴的主治医生胡银喜被家属打成重伤,“他已经没有上班,至于其它事情,我不方便说,也说不清楚。”

随后,三湘华声全媒体记者致电笏石医院院长许亚章,打通拨通,但一直无人接听,三湘华声全媒体记者发送短信表明自己的采访意图,截止三湘华声全媒体记者发稿并未得到任何回应。

律师:伪装“警察”是罪加一等

“打人本身就是犯法,如果伪装警方打人则是罪上加罪。”湖南万和联合律师事务所李健律师表示,军队服装是有严格的管理的,普通机构不能随意穿,也没有权利穿。

李健认为,如果假冒“警察”是要受到法律的制裁,另外公安部门应对假冒“警察”介入调查,一旦属实应立刻进行抓捕。

    武汉天堂思源殡葬礼仪有限公司, 最专业的武汉公墓信息,武汉殡葬礼仪,武汉公墓,武汉陵园,武汉殡葬一条龙服务。即刻登录:www.yusunshanbz.com

 
   
   
   
   
 

·武汉万福净土陵园

 
   
   
   
   
   
   
   
   
   

联系人:胡经理  咨询热线电话:4008-345-808  电话:027-84698621  手机:18971133008  QQ:104624510

武汉天堂思源殡葬礼仪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沈阳网站建设—军成科技   蜀ICP备11003044号 百度地图 网站地图